RSS
 
当前位置 : 主页 > 能源科技 >

风: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在哪里——产业升级与经济发展的政策选择

时间:2016-10-03 08:28 浏览:

  (原标题:风:中国经济发展的方向在哪里——产业升级与经济发展的政策选择)

  中国产业升级的任务

  当前,几乎无人会否认,无论如何定义“转型”,中国经济的转型都需要产业升级。但是,产业升级在转型中的关键作用,却似乎仍然没有被普遍地认识到。例如,无论是在对经济政策的陈述中,还是在学术界的讨论中,最大的一个“空白”是没有说清楚新的增长来源是什么或来自哪里。换句话说,在目前对经济政策的讨论中,关于新增长来源或“新动能”的产业内容是模糊不清的。实际上,由于任何一国的经济都是由具体的产业和企业所组成的,所以如果无法说清楚“新动能”和“动能转换”的产业内容是什么,经济政策就会失去落脚点。

  产业升级的重要性首先在于它涵盖了经济转型及其“新动能”的全部产业内容;更进一步来说,要认识产业升级的重要性,在于把产业升级看作是其他转型因素的结果(因变量),还是转型本身的基本驱动力(自变量)。

  从经济政策的角度看,目前有两种关于产业升级的视角居于主导地位。

  第一种视角是从宏观经济政策的视角看待产业升级。这种视角关切的重点是宏观经济平衡和长期经济增长的条件,倾向于把产业升级看作是某种宏观经济条件下的自然结果。例如,最近引起热议的“供给侧”——就报道的内容而言,其原始含义仍然是从宏观经济平衡的角度出发,认为只要市场出清、化解掉过剩产能并淘汰掉“僵企业”,产业升级就会自动发生。显然,这个视角并没有真正触及产业升级本身的内容,所以实际上无释为什么只靠市场机制或“市场出清”就可以自动带来产业升级。

  第二种是传统的产业政策视角。这种视角往往提出具体的目标(如“制造强国”、“中国制造2025”等)、具体的做法(如推广“互联网+”、“智能制造”、机器人等)及其相应的支持措施(国家项目和政策)。从这个视角出发,中国产业升级的任务被定义为若干工业领域的技术突破,然后通过项目的形式对这些领域的技术研发予以资助,最后由组织的专家评审并“验收”。这种视角先把技术突破等同于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继而把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等同于产业升级。但这一视角同样无释为什么由国家项目组织和资助的有限技术突破就一定会引发产业升级。

  上述两种视角的共同问题是没有从产业发展本身去讨论和理解产业升级的动力、过程和机制。因而,它们既没有回答中国产业升级的内容或范围是什么,也没有回答中国产业升级的途径是什么。

  本文的立场是:产业升级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基本驱动力。虽然经济转型还包括体制等方面的内容,但产业升级不仅具有于其他因素(如市场机制)的内容,而且是衡量转型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志(即生产力标准)。为说明这个立场,本文基于包括“i5”在内的一系列工业研究的经验,就产业升级的具体内涵提出三个命题。

  第一,从经济发展的角度看,中国的产业升级是“基础广泛”的升级,既包括发展高新技术工业,也包括现有工业向更高技术水平、更高生产率和更高附加值的产业活动转移——后者对于中国尤其重要。

  许多人认为,产业升级就是发展高新技术工业或以新的产业代替旧的工业。在中国经济遇到产能过剩的问题时,这种想法尤为流行,甚至于笼统地按产业部门划分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和“旧动能”。这种观点某种程度上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对于任何一个经济体,包括发达国家的经济体,“传统”产业活动都构成经济活动的主要部分。

  按照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未来10-20年间将有包括2亿农村劳动力的8亿农村人口转变成为城镇人口。面临如此巨大的就业结构变化,随之而来的消费需求和就业需求,都远远不是少数高新技术工业能够满足的。

  产业升级的实质含义是产业向较高生产率和较高附加值的经济活动转移,而技术进步是实现这种转移的基本动力。就工业发展而言,技术进步对于生产率提高和经济增长的作用有两个主要形式:第一,技术创新会不时创造出全新的工业。由于新工业在成熟之前往往会经历较高的增长率,所以它们可以抵消成熟工业逐渐衰落的增长率,成为一个国家保持经济增长的动力。但是第二,正如DavidMowery和NathanRosenberg所指出的,技术进步的另一个主要形式是新技术向成熟工业部门的扩散。

  例如,电子和化学工业的创新影响了从消费品到资本品的一系列工业;一些工业的发展极大地提高了对其他工业高端产品的需求,如汽车和航空工业的发展带动了汽油、航空燃油和合成材料的发展;成熟工业通过吸收新技术可以出现全新的产品(如橡胶轮胎工业的合成橡胶子午胎、机床工业出现数控机床等)。因此,这种部门间的技术流动“是美国经济在20世纪创新的基本特点”。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由于在计划经济年代奠定了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所以中国的技术和资本密集型工业具有广泛的基础,只是在依赖引进技术的阶段,中国才会被挤到了低端领域。因此,产业升级的一个主要内容是这些工业向高附加值领域的爬升。只要想想下述对比就很容易理解这一点:中国的民用航空工业是一个通过分包为外国公司加工零部件的工业,还是一个自主开发和制造干线飞机的工业?中国的汽车工业是一个组装外国品牌的工业,还是一个能够不断向市场提供自己品牌新车型的工业?中国的机床工业是一个依靠进口数控系统和核心功能件的工业,还是一个以自主掌握核心技术而为中国制造业提供先进装备的工业?这些对比也说明,技术突破是通过产品开发来实现的。围绕着向市场提供新产品的工业活动——包括产品或工艺的开发、提供更多的服务、以新的方式制造和销售这些产品等等——同时也都是创造需求的活动;而且,正是这些经济活动在有效提高服务业的比重和劳动者的收入。因而,产业升级才是扩大内需的有效途径。

  因此,从经济发展和劳动就业、从技术进步和生产率的提高、从保持国际竞争力等各种角度讲,中国的产业升级都算是基础广泛的,绝不是以“一小撮儿”高新技术工业去替代构成经济活动主体的现有工业。